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进击 利艾
#网王 柳切/凤宍/白谦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【韩叶】一觉醒来发现恋人变小了

        #1800+脑洞甜饼一发完
  #韩队生日快乐
  
  
  
  
   
  1.
  
  “嗯......再眯一会。”叶修用鼻尖蹭了蹭韩文清的侧脸,嗓音软腻腻的,像在喉咙里含了一块甜甜的奶糖。
  
  
  
  “叶,叶修...”怀里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而滚烫,说出来的话也让叶修摸不到头脑,“我会对你负责的!”
  
  
  
  “嗯,老韩?”叶修松开环住韩文清胸口的胳膊,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,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。
  
  
  
  暖黄的灯光沿着叶修光裸的脊背,爬到了他翘起的一撮头发上,一串暗红的吻痕从左边的乳头蔓延到被丝绒被遮住的肚脐。明明是很色气的一具身体,可偏偏眼神纯澈得不得了,黑白分明的眼珠让人想起林涧的小鹿。
  
  
  
  “啧,”叶修抿抿嘴唇,把被子向胸口拢了拢,“你是不是,变年轻了?”
  
  
  
  
  
  
  2.
  
  “先吃饭吧。”叶修把盛着培根和煎蛋的盘子向对面一推,顺手揉了揉韩文清扎手的短发。
  
  
  
  韩文清红了耳廓,显然对这样的亲昵并不适应。
  
  
  
  十九岁的霸图少年眉眼硬朗,有些局促的动作又显出几分少年的青涩。他吞下一口芝士蔬菜三明治,眨眼看向笑眯眯的叶修。
  
  
  
  “我为什么会来到未来?”,“我们在未来结婚了吗?”,“你现在是怎么想的?”满腹的疑问在叶修温柔的目光里融化,韩文清垂下眼睫,默默地盯着盘子边缘的小西红柿。
  
  
  
  “别紧张,哥在这呢。”叶修拢了下垂到眼前的刘海,露出淡淡的眉和一双好看的眼睛,“在任何时刻保持冷静可是电竞选手的基本素质啊,小韩。”
  
  
  
  “咳。”韩文清因为这个称呼呛到了,捂住嘴咳个不停。
  
  
  
  叶修在惊天动地的咳嗽声里微笑起来,仿佛正在听一首美妙的小夜曲。
  
  
  
  “别这么叫我,”终于,韩文清停下了咳嗽,但带着淡青胡茬的脸还有些发红,他前倾身子,双手在餐桌上重重一按,仿佛正盯着一只躲在草丛里的猎物,喉咙里发出类似攻击前的咕噜声,“叶修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3.
  
  这间接证明了相对论里的因果不变性,被压这个事件并不会因为年龄的增大而改变。
  
  
  
  
  
  
  4.
  
  早餐结束后,韩文清主动去厨房洗碗。
  
  
  
  叶修站在磨砂的拉门旁,听着厨房里“哗哗”的流水声,脸色一点点沉了下来。
  
  
  
  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风淡云轻,“韩文清”这三个字和“荣耀”一样在叶修的骨子里烙下滚烫的印痕。
  
  
  
  他们经历过早古的开荒期,挨过最艰难的转型期,然后相互扶持着走到现在。如果没有那些鲜活的记忆,如果没有那些带着烟味和巧克力雪糕味的夏休期,如果没有那场孤注一掷的争吵,如果没有冬末街角的那一个深深拥抱。
  
  
  
  如果这些都没有,只是两个对荣耀怀着一腔热血的懵懂少年,那么,这样的好感能持续多久呢,这会是爱情吗?
  
   
  
  叶修少有地焦躁起来,他现在很想点一支烟,可家里的烟已经被清空很久了,倒是电视柜最右的抽屉里有一把戒烟糖。
  
  
  
  “对了,今天周六吧,”他剥开一颗戒烟糖的糖纸,眉尖微微地皱起来,“是不是还有件事儿忘了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5.
  
  “嗨老大,我们来慰问你啦!”包荣兴提着两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,像只金发的大型犬一样歪头憨笑。
 
  
  
  他身后站着兴欣的其他人,大家穿着常服,或带着口罩、或带着假发帽子做掩护。
  
  
  
  叶修最近感冒了,虽然不算严重,但兴欣众人强制让他在家修养,今天是大家约好的探慰的日子。
  
  
  
  门被拉开一条缝,叶修的半张脸幽幽地探了出来。
  
  
  
  “我忘了你们要来。”
  
  
  
  “猫眼又坏了。”
  
  
  
  “所以,你们回去吧。”
  
  
  
  叶修说完这三句话就“嘭”地一声关上了门,留下面面相觑的兴欣众。
  
  
  
  “这样啊,那我们走吧。”为叶是从的包荣兴丝毫没觉得哪里不对。
  
  
  
  “有意思。”苏沐橙挽着唐柔的胳膊,鼻梁上的墨镜折出一道睿智的白光。
  
  
  
  
  
  
  6.
  
 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瞒不下去了。
  
  
  
  大家在客厅里围坐成一圈,正中间是叶修和十九岁的韩文清。
  
  
  
  世界观颠覆的罗辑到阳台冷静了一下,回来的时候指尖还在发抖。
  
  
  
  哦对了,发抖主要是因为兴奋,天知道数学家是怎么思考问题的。
  
  
  
  七嘴八舌的讨论后,大家达成两个共识:“第一,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; 第二,严格遵守第一条。”
  
  
  
  叶修在讨论进行到一半时就困了,他喝的感冒冲剂有助眠效果,在他打了第二个呵欠后,就被其他人赶回卧室休息了。
  
  
  
  
  
  
  7.
  
  叶修这一觉睡得很长,到下午四五点也没有醒。
  
  
  
  在这段时间里,韩文清和苏沐橙聊了一会儿。
  
  
  
  苏沐橙比十年前出落得更漂亮了,她的头发剪短了,甜美的气质中多了一份干练,并且带着一种领导者的气场。
  
  
  
  “叶修离开了嘉世。”韩文清道,是肯定句。
  
  
  
  “旧嘉世人心不齐,很多人杂念过多。”苏沐橙垂下眼睫,化着淡妆的脸看不出喜怒,“但他之后过得更快乐。”
  
  
  
  “别辜负他。”苏沐橙以这句话结束了与韩文清的对话。
  
  
  
  
  
  
  8.
  
  “卧槽!!!”方锐一嗓子差点把房顶掀翻。
  
  
  
  “唔吵死了......”被子里的人一个翻身,露出一张白嫩稚气的脸,头发被蹭得毛躁躁的。
  
  
  
  方锐的脸都绿了,相继赶到的其他人也都愣在了床边。
  
  
  
  只见被窝里,十九岁的嘉世小队长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,一脸疑惑地对着众人歪了下头。
  
  
  
  
  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 

评论(12)

热度(1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