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进击 利艾
#网王 柳切/凤宍/白谦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【韩叶】睡衣的诱惑

#1300+情人节小甜饼

#各位情人节快乐

#来自一条单身狗的友好问候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1.

  叶修最近陷入了烦恼之中。

 

       2月14日即将到来,这是他和韩文清确认关系后的第一个情人节。

 

  叶修向来对各种乱七八糟的节日嗤之以鼻,但或许是因为现在的心境不同,也或许是因为爱情使人幼稚,他现在竟萌生了给韩文清送情人节礼物的念头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送什么好呢?”叶修一个Z字抖动闪开敌人的进攻,已化成枪形态的千机伞回身一刺,boss的血皮掉了四分之一,“嗯......要不给霸图让两只野图boss,之后再让老韩送双倍的回来?”

 

  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叶修身侧的苏沐橙歪歪头,等叶修解决完boss后,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耳机,眯眼笑道:“在想什么呢?”

 

  叶修摘下耳机,手上的操作没停:“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事儿?”

 

  苏沐橙背手转了个俏皮的圈,笑嘻嘻地道:“你听过一句话嘛,'平生万种风情,悉堆眼角' ,你这眉眼含春的样子难道不是在想韩队吗?”

 

  叶修被这个形容恶心到了,但无法否认苏沐橙的判断,干脆开门见山:“你说情人节送什么礼物好?特别是对韩文清那样的钢铁直男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2.

       2月14日晚上,杭州的一间别墅。

 

  当韩文清看见那件熊本熊的连体睡衣时,眉间的皱纹深了几分。

 

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老韩?”叶修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,手指习惯性地摸到嘴边,突然想起叼着的是棒棒糖,于是讪讪地放下,“哥可是挑了好久,觉得挺适合你的。”

 

  说这话的叶修也穿着连体睡衣,不过是皮卡丘的。他的胳膊长,一段白皙的手腕从均码的睡衣袖子里露出来,显得一双手更加修长好看。

    

  韩文清板着一张脸朝叶修走来,却在两米开外停下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“韩文清选手现在中了僵直弹。”叶修抓起一个抱枕,下巴埋进柔软的布料里,他最近刚剪了头发,服帖的刘海下,一双带笑的眼睛像两尾灵动的鱼,闪着粼粼的波光,“哟,这位选手终于开始动作了,看,他从左胸口掏出了一个黑盒子,然后一个下蹲操作,他单膝跪在了地上——嗯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抓住叶修发愣的间隙,打开了盒子。只见一枚样式简洁的戒指静静地躺在里面,在灯光下反射出银色的柔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,”韩文清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,只是低垂下来的眉眼流露出几分不常见的温柔,“嫁给我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3.

 

       这场求婚既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被韩文清用力地抱住,他能嗅到韩文清外衣上清冷的风露味道,和自己身上的淡淡烟味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哥是不是太草率了。”叶修和他拉开一点距离,已经戴上戒指的手不老实地探进韩文清的衣服里,微凉的指尖在滚热的腹肌上暧昧地打着转,又沿着腰侧摸到了韩文清结实的后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试试不就知道了。”韩文清一只手捧住叶修的脸,狠狠地吻了下去,两人接吻过很多次,蜻蜓点水有,法式缠绵有,但这次却带着份不同于以往的仪式感。唇齿交缠间两人都有些情动,蹭在一起的胯下本能地抬起了头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的另一只手往后摸到了叶修的臀缝,带着薄茧的手指挑逗性地一路向下,突然,指肚的触感由毛绒绒的布料变成了细腻的皮肤,两个人都是触电般地一抖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新情趣?”韩文清放开叶修的嘴唇,后者眼神眨眨水汽迷蒙的眼,对着韩文清的喉结舔了一口:“不是,拉链忘拉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要不我们这次——”韩文清让叶修翻过身,看着他从大腿根敞开道膝盖窝的睡衣,和露出的两条白而直的腿,目光一暗,“不脱衣服做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4.

 

       当晚两点十六分,微博炸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@韩文清V:叶修,不管是下一个十年,还是下下个十年,你都是我的对手。余生请多指教。Jpg.[两只紧握着的戴戒指的手]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十年挚交,一朝恋人,执子之手,细水长流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      PS:睡衣的梗来自亲身经历。

评论(7)

热度(1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