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近期被各种实验折磨
少有产出
取关请便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一百座城市遇见一百个你(二)【银土/冲神/...】

#银土/冲神/高桂/万退

#各色人生的交叠

#架空/私设如山  

#He

 

第一章(修改后)


 


       高杉双手插进裤子口袋,沉默着站在桂的面前,过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细长的眉眼,但没遮住左颊新添的两个创可贴。


  
  “吃饭了吗?”桂用脚推过去一把椅子,眼睛却还盯着讲义的最后一页。
  


  现在是午休时间,国文组的老师基本都去了餐厅,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桂和高杉两个人。
  


  “吃了。”高杉的大拇指蹭着制服裤子打了个转,眼神从窗台外泛着光点的叶子移到桂耳侧的长发。
  


  “哦,要再吃点吗?”桂合上讲义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粉蓝色的便当盒,又把椅子向高杉的方向推了推,眉眼弯弯地道,“坐啊。”说着已经掀开了盒盖,只见盒里的六格各放着玉子烧、西蓝花、章鱼小火腿、海苔米饭等等,花花绿绿的,看着就让人有胃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中午都是随便吃个面包了事,现在看着这么丰盛的便当,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,但是他只是轻咳一声,说了句“不用”。下一秒,一块烤得鲜嫩的鳗鱼便递到了他的嘴边,一抬眼,高杉便看见桂弯成两湾月牙儿的眼睛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僵直了几秒,显然没料到桂突如其来的动作。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亲手做的,香吧。”桂眨眨眼,又把烤鱼凑得近了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咽了口唾沫,撇过脸后退一步:“没事我先走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桂也没拦他,只是笑呵呵地把鱼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国文组外的走廊。回来拿东西的坂本辰马和高杉打了个照面,他瞧着这少年生得清秀,偏偏眉心有一抹子煞气,不由得多留意了几分。正巧高杉接了房东的电话,答应着要另找房子住,坂本顺便听了个大概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坂本素有“大嘴巴”之名,一回国文组就和桂聊起走廊里偶遇的少年。桂嚼着嘴里咸香的米团,心里记下了高杉要租房这件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志村已经给银时打了六个电话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双手颤抖地攥着手机,努力压下把它扔出窗外的冲动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端着咖啡路过的小玉看了一眼崩溃的志村,微微笑着说:“银时又拖稿了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不需要任何回答,志村绝望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这种情况在杂志社时有发生,并且截稿日之前为高峰期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第七个电话终于通了,志村几乎是一口气地吼出“明晚就截稿你连大纲都没给我短信邮件不回电话不接你是要上天吗!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坂田先生喝醉了,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,烟嗓很有磁性,“酒醒以后,我让他回个电话行吗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志村忍住骂人的冲动,沉默几秒后咬牙切齿地道:“好,他的亲编辑等着他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土方把手机还给了银时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今晚真选组聚餐,一群人闹哄哄地在一家居酒屋的二楼吃饭,吃到后半场,年轻一辈们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,都是硬邦邦的男人,却生生地把气氛搞出了粉红泡泡。土方感叹自己跟不上小辈的潮流,拿着一包烟出了门,正碰见在自动贩卖机旁发呆的银时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警察先生?”银时保持着下蹲的姿势,一手提溜着草莓牛奶的盒沿,另一只手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手机,路灯有些暗,一团模糊的光晕落在他暗色的眸子里,也给他翘起的发梢打上一层阴影。银时笑起来,眼角弯成一尾小鱼,“能帮我接个电话吗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于是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做编辑真不容易。”土方指尖夹着一支没点着的烟,蹲在了银时旁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身上有一股子奶油和烟草的混合气味,土方轻轻嗅着,心里像被千万条嫩柳枝搔过。他舔舔嘴唇,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怎么开口,到底是粉丝面对偶像的心理,纵使平日再怎么雷厉风行,此时只剩下了小心翼翼的欢喜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还不知道警察先生怎么称呼?”银时把草莓牛奶的盒子扔进垃圾箱,摇摇晃晃地撑着膝盖站起来,他蹲得太久,腿都麻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土方一只手摸上嘴唇,掩住了忍不住翘起的嘴角:“土方十四郎,叫我土方就好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和神乐今晚吃了火锅,两个人点了六人份的量,银时一份,神乐五份。神乐吃得腻了,便饭后一个人走了走,绕了好大一圈才回到银时这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银酱,这谁呀?”神乐没认出穿着休闲装的土方,抱着银时的胳膊没个正形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土方倒是记得这个揍了流氓的小姑娘,那天她穿着素净的校服,梳着乖巧的团子头,今天穿着这一身大红的旗袍,脚上蹬着一双同色的高跟鞋,别有一种少女的明媚风情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这位是土方,警局副长”银时揉揉神乐的后脑勺,对土方介绍道,“这是神乐,我朋友的女儿,暂时托我照顾的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两人又聊了会儿,但左右多了个神乐,她又是个爱闹腾的,一会儿的功夫向自动贩卖机买了四瓶汽水,一口气一瓶,喝得“咕咚”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时间不早,我先带神乐回去赶稿子了。”银时夺过神乐手上的第五瓶汽水,对土方露出一个笑,那笑中带着疏离,似乎与初见时并无不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土方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拐角消失,觉得放在神乐肩膀上的那只手刺眼得不得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警察哥哥!”神乐风风火火地折回来,把一个瓶盖塞进土方手里,仰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笑,海蓝色的大眼睛像盛着万千星光,“麻烦把这个给冲田那小子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土方把玩着印着“再来一瓶”的盖子,心中失笑,和个小姑娘吃什么醋呢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来日方长,且走且瞧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#时隔一年的更新(土下座)

#本来答应更新以后@几个姑娘的,但只更了第二章,结尾还遥遥无期,无脸吊着各位,所以到大结局(如果有的话)再说吧

 

 

#一个脑洞

#经人委托,银桑去了一个废弃医院,当晚,他突然变成了萝莉形态。土方为了探究原因,也去了那里,却被不知名的怪物弄伤,原来委托人大有来历......


#萝莉真好啊/躺平


#私心打了银土tag

古风小甜饼【银土/冲神】

#古风小甜饼1600+

#银土/冲神,私设如山

 

       “听说镇里新来了个捕快?”神乐盘腿坐在桌子上,两只手各捏着一只核桃,只听“咔擦”两声,厚厚的核桃壳落了一地,两个完整的核桃肉出现在神乐的掌心。

 

  正在给客人上点心的新八转脸嘀咕一句“好像是”,又忙不迭地给另一桌送过去一壶茶。

 

  这里是小镇南头的一家茶水铺子,铺子里的茶叶有股特殊的香味,还兼卖各色点心,生意虽称不上火爆,但贵在细水长流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我知道了,捕快大人。”银时拖长腔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,带着显而易见的敷衍。

 

       神乐拍拍两只手,蹭掉核桃的渣子,然后一气呵成地跳下桌跑到门口看热闹。


       入眼的人里有一张生面孔。那张生面孔穿着黑底烫金纹路的捕快制服,脑后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,他刘海下的眉眼细而长,眼神像刀子一样锋利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不必多说,这位就是传言里新来的捕快了。


       银时把怀里的包裹塞给神乐,高声招呼新八来壶好茶。“既然到店了,就进来坐坐呗。”银时冲新捕快懒洋洋地一笑,然后半弯着腰,扑腾着宽肥的衣袖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  

       那捕快只冷冷地攥住佩刀,撂下一句“还要巡街”就转身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神乐在一旁“噗嗤”一下笑出了声,她少见银时吃瘪的样子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啧,这刺头。”银时略显尴尬地直起身,拿手背蹭了下鼻尖。


       这位新来的捕快姓土方,名字是十四郎,他是从上面调来的,刚到任就是副长的职位。因为武功高,又不苟言笑,故私下里得了个诨名----“鬼之副长”。


       银时和土方算是“不打不相识”,加上负责南街治安的正好是土方和冲田,所以几个月过去,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这天,新八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,才一推门,就见冲田笔挺地立在门外,一身制服齐整干净,头发像是特意打理过,边稍还沾着一层露水。“早上好。”冲田弯弯眼睛,大踏步地往店里迈。

 

       新八瞧瞧远方乌黑的天,捂嘴打了个哈欠。“今儿怎么来得这么早?”问完仔细一想,今天是11月3号,神乐的生日,于是“呵呵”地笑起来,拿起扫帚一指里屋,压低声音道:“她起得晚,你得等一会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冲田一挑脚尖,用气流把新八手里的扫帚踢起来,“谁来找那个臭丫头。”说着便几个踏步到了新八面前,一掌拍上了他的肩膀,后者一个踉跄,差点脸朝地摔下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等到神乐睡眼惺忪地走出来时,冲田已经坐在窗户边喝了两大壶茶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时客人已经多了起来,宽敞的大堂里吵嚷热闹,空气里飘着淡淡的茶香和甜腻的点心香味。

 

       神乐嘻嘻地笑着走近冲田,身后跟着摇尾巴的白色土狗“定春”。“哟!”她一巴掌拍到冲田前面的桌子上,力气太大,连桌上的茶壶都抖了几分,“小子你来干嘛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挑起一边的眉,嘴角压不住地往上扬,清秀的五官显得愈发柔和。“生日快乐。”说着从怀里摸出一支小巧的银簪,簪子头嵌着一颗鸽子血般的玉石,做工相当精巧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 

       神乐歪歪头,不明所以地接过簪子,一脸的状况之外。“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突然起身,趁着神乐晃神的功夫,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,另一只手挡住她打过来的拳头,微微偏过脸道:“低头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晨出的阳光从窗户缝里洒进来,在神乐的脸上留下一道细细的光痕,光痕划过她海蓝色的漂亮眼睛,灵动里透着一股狠劲,像是某种猫科动物的幼兽。冲田心里一动,不自觉放松了力道,他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“低头,我给你戴簪子”,但下一刻就被神乐的后踢腿砸中了膝窝,冲田吃痛,却不甘示弱地反手掰住了神乐的手腕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扭打在一起,周围的人往旁边挪了挪,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喂喂,你们两个!”银时左手接住飞起的茶碗,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住掉下来的红豆糕,顺便塞进嘴里,口齿不清地吼道,“要打出去打,小心我店里的东西!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土方巡街过来的时候,冲田正从茶馆里走出来,他的头发乱向一边,胸口也濡湿了一片;而神乐趴在门边,脸上洋溢着笑,橘色的团子头上一点鸽子血闪闪发光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一甩袍子,冷冷地撂下一句“我去那边巡街”就离开了,脸色阴沉沉的,露着不痛快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招呼客人去!”银时一拳敲上神乐的头顶,自己却端着一盘蛋黄酥笑着出了门,“刚出笼的,多串来尝尝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土方捻灭手里的烟,额头上青筋暴起,“谁是多串啊混蛋!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的头发长了。”银时也不恼,笑呵呵地走到土方身边,赤色的眼睛里盛着暖意,比蛋黄酥上冒着的白气还热乎,“什么时候帮你剪剪吧。”

 

  目睹一切的新八表示他和定春都过得很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      #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  #上一个坑真的还在填,看我诚恳纯真的眼神(滚)

        #还有,有没有小可爱帮这篇起个名字......



一百座城市遇见一百个你(一)(银土/冲神/...)

#银土/冲神/高桂/万退

#各色人生的交叠

#架空/私设如山  

#He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是第一次进警局。

 

     “姑奶奶,”银时用拇指抹了下神乐脸上的血迹,又轻轻捏了捏她尚有婴儿肥的脸颊,语气无奈中带着份纵容,“下手注意轻重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神乐撇了下嘴,海蓝色的眼睛左右转了两圈,嘴里嘀咕了句“谁让他先对我不客气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立在一旁的一个年轻警察单手叩了两下桌子,似笑非笑地招呼银时进里面的房间签字,眼神却一直往神乐的团子头上飘。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心说这没发育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,但面上装作没看见,亲亲热热地递给年轻警察一块牛奶糖,顺便瞥了眼他胸口处挂着的烫金牌子——“一番队队长,冲田总悟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领着银时穿过一条长走廊,进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。办公室不算大,左手边是一张稍显杂乱的办公桌,右手边是个半旧的沙发,一台挂式风扇在头顶“呼哧呼哧”响个不停,唯一的亮色是窗台上的一株绿色植物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个黑发男人从文件堆里抬起头,左手按了按蹙着的眉心,“坂田银时是吗?”又沙又哑的嗓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银时慢悠悠地走近,同时他听见门被用力甩上的“嘭”的一声,和冲田慵懒的一句“副长,我去看看那个小丫头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没有多余的椅子,银时就站在男人旁边,听他讲警方对这起案子的处理。“中井,也就是涉嫌猥亵神乐小姐的犯人,已经被判刑事拘留,但由于...神乐小姐的自卫能力太强,中井现在还在医院接受治疗,恐怕过一段时间才能出院。这件案子吸引了部分记者的注意,他们想对神乐小姐做一个书面专访,不知道作为她的监护人,你的意见是什么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压下去。”银时吸吸鼻子,眼神从窗台上的绿色植物移到男人线条硬朗的侧脸上,“把这件事压下去,最好不要出现神乐这个名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窗外的蝉鸣声突然大了起来,聒噪的鸣声与风扇的转动声混合在一起,震得人耳朵发疼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男人给银时递过一支钢笔,让他在单子的边角处签字。钢笔是墨蓝色的,银边的盖子上有轻微的磨损,看样子用了很久。接笔时,银时无意间碰到了男人的手指,发现他的皮肤温度滚烫。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熟练而潇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,就像他在任何一场签售会上的签名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咳,坂田先生”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声音压得低低的,“我不久前读过你的新书,写得,嗯,很好。”一片摇曳的树影打在男人细碎的刘海上,阴影柔和了过于锋利的眉眼,竟生出几分年少羞涩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推到男人面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能被警官先生夸奖,实数荣幸。”他脸上挂着笑,但赤色的眼睛像一片汪洋,看不出什么情绪,“正式介绍一下,在下坂田银时,专职作家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桂第一次见到高杉是在校长办公室。

 

       正处于叛逆期的高杉斜倚着墙,白衬衣的领口开了三颗扣子,裤腿也卷起了一截,露出一片带疤痕的锁骨和同样的脚踝。

 

       校长把桂拉到一边,再三嘱咐说高杉是靠关系进来的,你做班主任别太较真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桂心里的正义感翻涌了几下,但最终败在了校长反光的眼镜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高杉同学你好,我是你的新班主任,也是国文老师。”桂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友好的微笑,“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轻哼一声,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他耳垂上的银色耳钉反着太阳的光,刺了一下桂的眼睛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桂叹了口气,将怀里的讲义抱得更紧了些。

 

       当晚,桂给银时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想写一篇主角是不良少年的文章吗?我这里有个活的素材。”桂把手机开了免提扔在枕头上,给膝上一只叫“伊丽莎白”的胖猫顺毛,“相信我,这个人设绝对让你满意。”

 

 

 


  在“神乐”事件发生后不久,山崎执行了一次卧底任务,他伪装成一家CD店的店员,监视了对面一家芥麦面馆的老板娘一个月的时间。警方怀疑她与一个涉毒组织有关联,但这次卧底任务和之前大部分任务的结果一样——无果。

  那一个月里,CD店一直在放一个名为河上万齐的音乐人的歌,山崎相当喜欢歌曲的旋律和歌手独特的嗓音。任务结束后,他买下了店里正在售卖的河上的所有CD。

  此后,山崎像患了强迫症一样四处搜集河上的CD和周边,他也知道了河上是著名偶像寺门通的音乐制作人。

       那之后的两个星期左右,真选组警署管辖的地区发生了一起踩踏事件,有四个人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   这本不是值得提到案头上的事情,可偏偏发生踩踏的地点,是寺门通的个人演唱会,很多媒体杂志对此做了报道,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难得积极一次,怎么偏是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。”真选组的例会结束后,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对留下来收拾文件的山崎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山崎折文件的手一抖,语无伦次地胡乱解释了一通,生怕冲田看出他的小心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虽瞧出几分蹊跷,但没往那方面想。总之烂摊子有人主动接手,也是件好事。

 

 ________TBC________

 

       #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       #这种写法第一次尝试,故事走向未定,大家有什么建议或感想请不要大意地砸过来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