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一百座城市遇见一百个你(二)【银土/冲神/...】

#银土/冲神/高桂/万退

#各色人生的交叠

#架空/私设如山  

#He

 

第一章(修改后)


 


       高杉双手插进裤子口袋,沉默着站在桂的面前,过长的头发遮住了他细长的眉眼,但没遮住左颊新添的两个创可贴。


  
  “吃饭了吗?”桂用脚推过去一把椅子,眼睛却还盯着讲义的最后一页。
  


  现在是午休时间,国文组的老师基本都去了餐厅,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桂和高杉两个人。
  


  “吃了。”高杉的大拇指蹭着制服裤子打了个转,眼神从窗台外泛着光点的叶子移到桂耳侧的长发。
  


  “哦,要再吃点吗?”桂合上讲义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粉蓝色的便当盒,又把椅子向高杉的方向推了推,眉眼弯弯地道,“坐啊。”说着已经掀开了盒盖,只见盒里的六格各放着玉子烧、西蓝花、章鱼小火腿、海苔米饭等等,花花绿绿的,看着就让人有胃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中午都是随便吃个面包了事,现在看着这么丰盛的便当,肚子已经开始抗议了,但是他只是轻咳一声,说了句“不用”。下一秒,一块烤得鲜嫩的鳗鱼便递到了他的嘴边,一抬眼,高杉便看见桂弯成两湾月牙儿的眼睛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僵直了几秒,显然没料到桂突如其来的动作。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亲手做的,香吧。”桂眨眨眼,又把烤鱼凑得近了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咽了口唾沫,撇过脸后退一步:“没事我先走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桂也没拦他,只是笑呵呵地把鱼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国文组外的走廊。回来拿东西的坂本辰马和高杉打了个照面,他瞧着这少年生得清秀,偏偏眉心有一抹子煞气,不由得多留意了几分。正巧高杉接了房东的电话,答应着要另找房子住,坂本顺便听了个大概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坂本素有“大嘴巴”之名,一回国文组就和桂聊起走廊里偶遇的少年。桂嚼着嘴里咸香的米团,心里记下了高杉要租房这件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志村已经给银时打了六个电话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双手颤抖地攥着手机,努力压下把它扔出窗外的冲动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端着咖啡路过的小玉看了一眼崩溃的志村,微微笑着说:“银时又拖稿了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不需要任何回答,志村绝望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这种情况在杂志社时有发生,并且截稿日之前为高峰期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第七个电话终于通了,志村几乎是一口气地吼出“明晚就截稿你连大纲都没给我短信邮件不回电话不接你是要上天吗!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坂田先生喝醉了,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,烟嗓很有磁性,“酒醒以后,我让他回个电话行吗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志村忍住骂人的冲动,沉默几秒后咬牙切齿地道:“好,他的亲编辑等着他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土方把手机还给了银时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今晚真选组聚餐,一群人闹哄哄地在一家居酒屋的二楼吃饭,吃到后半场,年轻一辈们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,都是硬邦邦的男人,却生生地把气氛搞出了粉红泡泡。土方感叹自己跟不上小辈的潮流,拿着一包烟出了门,正碰见在自动贩卖机旁发呆的银时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警察先生?”银时保持着下蹲的姿势,一手提溜着草莓牛奶的盒沿,另一只手从西装口袋里摸出手机,路灯有些暗,一团模糊的光晕落在他暗色的眸子里,也给他翘起的发梢打上一层阴影。银时笑起来,眼角弯成一尾小鱼,“能帮我接个电话吗?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于是便有了之前的那一幕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做编辑真不容易。”土方指尖夹着一支没点着的烟,蹲在了银时旁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身上有一股子奶油和烟草的混合气味,土方轻轻嗅着,心里像被千万条嫩柳枝搔过。他舔舔嘴唇,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怎么开口,到底是粉丝面对偶像的心理,纵使平日再怎么雷厉风行,此时只剩下了小心翼翼的欢喜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还不知道警察先生怎么称呼?”银时把草莓牛奶的盒子扔进垃圾箱,摇摇晃晃地撑着膝盖站起来,他蹲得太久,腿都麻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土方一只手摸上嘴唇,掩住了忍不住翘起的嘴角:“土方十四郎,叫我土方就好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和神乐今晚吃了火锅,两个人点了六人份的量,银时一份,神乐五份。神乐吃得腻了,便饭后一个人走了走,绕了好大一圈才回到银时这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银酱,这谁呀?”神乐没认出穿着休闲装的土方,抱着银时的胳膊没个正形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土方倒是记得这个揍了流氓的小姑娘,那天她穿着素净的校服,梳着乖巧的团子头,今天穿着这一身大红的旗袍,脚上蹬着一双同色的高跟鞋,别有一种少女的明媚风情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这位是土方,警局副长”银时揉揉神乐的后脑勺,对土方介绍道,“这是神乐,我朋友的女儿,暂时托我照顾的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两人又聊了会儿,但左右多了个神乐,她又是个爱闹腾的,一会儿的功夫向自动贩卖机买了四瓶汽水,一口气一瓶,喝得“咕咚”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时间不早,我先带神乐回去赶稿子了。”银时夺过神乐手上的第五瓶汽水,对土方露出一个笑,那笑中带着疏离,似乎与初见时并无不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土方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在拐角消失,觉得放在神乐肩膀上的那只手刺眼得不得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警察哥哥!”神乐风风火火地折回来,把一个瓶盖塞进土方手里,仰面露出一个大大的笑,海蓝色的大眼睛像盛着万千星光,“麻烦把这个给冲田那小子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土方把玩着印着“再来一瓶”的盖子,心中失笑,和个小姑娘吃什么醋呢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来日方长,且走且瞧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#时隔一年的更新(土下座)

#本来答应更新以后@几个姑娘的,但只更了第二章,结尾还遥遥无期,无脸吊着各位,所以到大结局(如果有的话)再说吧

 

 

评论(4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