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【all叶】偶像之路(一)

#地下偶像叶到巨星的成长之路
#全程甜宠苏,老年作者受不了生离死别
#预计暑假完结
#带伞哥
  
  
  
  “我这儿有零钱。”叶修抓出一把硬币放上收银台,抬眼对前面的人一笑。他穿着英伦风的制服,被汗水沾湿的刘海别着两个亮晶晶的小夹子,下垂眼上的红色眼妆晕成了浅浅的桃色。
  
  
  “谢......谢谢。”前面的客人从口罩里发出小小的道谢声,被墨镜和毛绒帽包裹住的脸看不出轮廓。
  
  
  现在是凌晨一点半,大多数人已经在床上熟睡多时,但作为地下偶像的叶修才刚刚结束夜场的工作。
  
  
  叶修买了夜宵,从便利店里慢悠悠地晃了出来。
  
  
  前面的那位客人还没离开,他正站在坏了一半的路灯下,手里攥着摘下的墨镜和一盒草莓酸奶。“等等......给你。”他向叶修跨了几大步,语气小心翼翼又带着点期待,那双浅色的眼睛漂亮得不像话,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,也依旧像倒映着一片银带星河。
  
  
  叶修一愣,但随即露出一个带wink的标准笑容,“谢谢,也欢迎你来支持我们的演出哦。”
  
  
  黄少天找到叶修时,正看到他和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可疑份子远远地挥手告别。
  
  
  “你粉丝?”黄少天从背后搂过叶修,像只大型犬一样把脸埋进他的衬衣后领一顿乱蹭,“大半夜的穿成这样,太可疑了。”
  
  
  叶修被他的发丝挠得发痒,边往前缩边下意识地护着手里的东西,“哎哎哎,不是粉丝。”
  
  
  “第一次见面的就送礼?”黄少天把胳膊向前一揽,顺着叶修的手腕摸到那副墨镜,拿近一瞧,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“古驰的新款,出手够大方的。”
  
  
  叶修不懂奢侈品,听黄少天这么说只是轻轻“哦”了声,全然不在意的模样。
  
  
  “哎老叶,你要是喜欢这些,我可以买限量版的送你,不用拿别人随手送的二手货。那个人绝对居心不良,你还记不记得之前的那个土大款——”黄少天喋喋不休的嘴被一瓶牛奶堵住,叶修的指尖绕过瓶壁戳上了他的脸颊,“今晚睡觉前喝杯温牛奶。”
  
  
  “你知道我昨天失眠了?”
  
  
  “废话。”
  
  
  黄少天被这瓶牛奶弄得一点脾气都没了,憋了半天才咕囔出一句“你热奶的时候别忘加糖”。
 
  
  
  
  
  
  叶修和黄少天同属一个地下偶像组合,两人在这儿演出了将近一年。很多观众最初被他们的脸吸引,后来又因为两人的实力和才华成为粉丝。相比于不少还在为生计烦愁的偶像,他们的演艺之路算是顺风顺水了。
  
  
  “你又买了新衣服?”叶修扯扯身上印着狮子头的黑色外套,嘴里还叼着半根关东煮。
 
  
  “刚买的,帅气吧。”黄少天披着和他同款的白色外套,底下又是一样的英伦制服,乍眼一看,像极了情侣装。
  
  
  从夜场的演出地到两人合租的公寓,大概要走20分钟。三更半夜的,路上基本没什么人,只偶尔有车晃着车灯一闪而过,几颗零碎的星子和一弯窄窄的月牙儿,洒在被路灯晕染模糊的夜空边缘。
  
  
  春末夏初的空气还有点凉,隐约能闻到花的香气和草木的露水味道,而喜欢的人正在身旁嚼着热气腾腾的关东煮,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,变成了一种甜美的芬芳。
  
  
  黄少天忍不住走得慢一点,再慢一点,连表情都不自觉地温柔了许多。所以,当他转过路口,看到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喻文州时,脸上还挂着柔软的笑意。
  
  
 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  
  
  “少天。”喻文州倚靠在一辆造型低调的黑色跑车旁,右手夹着一支烟,左臂搭了件西装外衣。就算不看他那一身做工精良的定制西装和手腕上不菲的名表,这个人还是散发着一股子贵族少爷的气场。但这气场并不令人反感。
  
  
  黄少天快走一步挡在叶修身前,难得露出吃瘪的模样:“哥,你怎么突然来了。”
  
  
  “来看你的演出,表演得很棒。”喻文州笑笑,在几不可见的烟雾中微微垂下了眼睫,“少天,你真的决定走这条路了吗?”
  
  
  黄少天抿了下嘴唇,眼睛闪着熠熠的光,语气却很平静:“想好了,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过。而且你应该已经知道了,我们和微草影视签了约,下个月就要去北京。我会向老头子证明自己的能力的。”
  
  
  叶修吐掉最后一根关东煮的签子,静默地看着眼前的兄弟二人。黄少天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,他是知道的,虽然黄少天很少提及自己的家庭,但从平日的作风能看出来他生在富贵人家。此刻的情景让叶修想起一句话:“如果这次不成功,那么我就要回家继承百万家产了”
  
  
  思绪飘远的叶修露出一点笑意,正好撞在喻文州的眼里。后者和他对视了几秒,轻轻皱起了眉尖,深潭似的眸子看不出情绪。
  
  
  “我明白了。”喻文州似乎是叹了一口气,他缓慢地捻灭手里的烟,将烟头用纸包好后放进垃圾桶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与此同时,一个结束工作不久的摄影棚内。
  
  
  “你竟然让小周一个人出去了?!”作为经纪人的江波涛面对着孙翔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  
  
  孙翔“嗯啊”了两声,吞吞吐吐地道:“他说他想出去透透气,然后,我就让他顺便帮我带个草莓酸奶……现在应该快回来了吧。”
 
  
  江波涛稳住心神,一边嘱咐孙翔以后注意,一边给周泽楷打了电话。
  
  
  “江,到了。”周泽楷的声音很欢快,隔着手机都能听出上扬的尾音。不到一分钟,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瘦高身影进了门,手里提着一个布袋子。
  
  
  孙翔很开心地起身去拿袋子,没心没肺的样子让江波涛感觉头疼。
  
  
  “哎我的酸奶呢?”孙翔问。
  
  
  “哦……”周泽楷脱下长风衣、毛绒帽和口罩,笑容闪闪的帅气脸庞没有一点愧疚的样子,“忘了。”
  
  
  孙翔:“???”
  
  
  
  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8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