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近期被各种实验折磨
少有产出
取关请便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【All叶】我有个世界要送你

#第一人称原创女性队医视角

#世邀赛期间 He

#类似的一篇文:一名队医的被虐经历

(话说我真喜欢队医这个角色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1.

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做。”叶修左手夹着一支烟,右手握着天台的铁质栏杆,浅灰色大衣的下摆在夜风里猎猎作响。

  我用指甲轻轻扣着栏杆边缘,开口道:“那你喜欢他们吗?”

  叶修没回答也没否认,他指缝的烟亮着明橘色的光点,在黑夜里来回晃动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2.

  我姓温,今年39岁,是这次世邀赛中国队的队医,在此之前是叶家的私人医生。

  今天早上,叶修又恢复了常态,除了眼下浅浅的乌青,完全看不出昨晚的忧虑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在长廊擦面走过的时候,叶修举起左手简单对我示意,他的整个右臂被黄少天抱着,像粘了一大块年糕。

       “老叶老叶,这里的包子太难吃了,下次去蓝雨我请你吃小笼包......”黄少天的话连珠炮一般传到我耳朵里,那张白皙清秀的脸上,两瓣唇上下翻和,一双桃花眼紧紧盯着叶修,仿佛盛着无数个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“真是幼稚的表达方式,”我顿了下脚步,目光扫过一旁喻文州并不明朗的脸色,在心里叹了口气,“但对于刺激其他人还算有用。”

 



       3.

  中午在五楼等电梯的时候,遇到了孙翔、唐昊和三个高个子的美国队员。

  低头摆弄手机的我没注意美国队员在说什么,只觉得他们的英文发音听起来很地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TM胡说什么!”唐昊前跨一步,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怒气,额上的青筋都突了出来,孙翔也怒目圆睁,撸起袖子一副要揍人的架势。

 

 我一惊,身体已经先于意识地挡在了他们的前面,在这种国际赛事里,斗殴绝对是非常大的丑闻,特别是对于这两位前途一片光明的职业选手。

       “Get over yourself.” 金发的美国队员脸上浮着油腻的笑,两只手摊开,动作夸张地怂了怂肩。

  

       唐昊和孙翔在世邀赛期间的表现还算沉稳,显然是美国队刚刚说了非常过分的话,才惹得两人气怒跳脚。

  

   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电梯门开了。

  叶修抱着一个文件夹从电梯里走出,他眉头一皱,嘴角向下一撇,语气却有些戏谑:“唐昊和孙翔小朋友,你们不是想打架吧?”

  气氛突然放松下来,那几个美国佬嘻嘻哈哈地进了电梯。

  刚刚还像炸毛刺猬的两个人瞬间收起了刺,孙翔有些委屈地扯扯胸口的T恤,小声咕囔道:“谁叫他们说你,说你那什么......”

  唐昊则双手环抱,脸别到一边,浑身散发着“我不开心你快来哄哄我”的气息。

  叶修举起文件夹,不轻不重地打了他们的脑袋两下。他沉下声音,面色是少有的严肃:“我对你们维护领队形象的做法表示认可,但你们是第一天听垃圾话的新人吗?职业生涯禁不起草率的冲动,除非你们想现在回家。”

  最后,叶修经过我身边时小声地说了句“谢谢”。

  你看,这个人就是这样,平时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,垃圾话能怼得人心脏病发,但是藏在外壳里的温柔细腻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心动。

 



       4.

  叶修把王杰希拉进医务室的时候,后者正发着低烧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种事没有下次了,拿了药马上回房间休息。”叶修用右手食指戳戳他的额头,反被王杰希握住了手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的手凉,放着舒服。”王杰希估计是算准了叶修心软,于是大胆地把叶修的掌心贴上了自己的额头,叶修果然没反抗,只是口头上对他的行为表示了谴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手贴手靠在一起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,在寂静无声的医务室里,我感觉自己仿佛一个闪亮的大灯泡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药在袋子里,说明书上面有。”我轻咳一声,顺便把一个温度计塞了进去,“回去后半小时再量一次体温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王杰希用空着的那只手接过袋子,快速地瞄了一眼里面里的药,然后神色淡然地道:“这些药我那有,刚吃过,温度计也有两根。”说着把袋子还给了我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:“......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所以说你来这儿只是为了让叶修陪你一会儿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5.

       中国队和美国队的小组赛在上午十二点结束,现在是晚上七点半,我和沐橙、云秀在一家预定了很久的餐厅吃晚餐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女孩子和我关系不错,或许是因为年龄相差过大,对于她们的青春靓丽,我只觉得赏心悦目和愉快,却并不羡慕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今天的比赛真过瘾。”楚云秀狠狠地切下一块牛排,仿佛盘子里的是美国队员的游戏角色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苏沐橙笑眯眯地抿了一口葡萄汁,未置可否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后靠在松软的椅背上,窗外是苏黎世繁华的灯火和车流。这座城市给我一种极不真切的梦幻感,但说不出为什么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一杯酒下肚,我的头开始发晕,但思维愈发清明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喜欢谁?”苏沐橙突然问,也像是自言自语。因为比赛原因,她和云秀都只喝了果汁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放下高脚杯,盯着丝绒红的桌布,垂眼露出一个笑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“他值得最好的爱情,这和他喜欢谁没关系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6.

       我看着叶修长到十五岁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在他离家出走、闯荡荣耀的多年,我也偶尔会在梦里见到他——落地窗,白钢琴,少年青涩修长的身形,洒落一地的破碎阳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我坐在观众席用纸巾抹眼泪,激动得说不出话,周围的欢呼声像海浪一样涌来,我几乎听不清舞台上的声音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张佳乐捧着冠军奖杯,眼睛红了一圈,他面对着镜头,揽过叶修的脖子,对着他的脸“吧唧”亲了一口。其他人也凑了过来,现场混乱得像斗殴现场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现场的男解说员停顿了一下,尴尬地解释道:“中国队庆祝胜利的方式比较特别,好像是围绕他们的领队展开的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另一个女解说员情绪比较激动:“看,他们的气功师选手走位猥琐地穿过战法和流氓,到了领队面前,哦我的天,他直接扑进了领队怀里......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7.

 

       我的睫毛膏和眼影花成一团,鼻子尖哭得红红的,还止不住地打嗝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没想到会以这幅模样碰到叶修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他愣了一下,然后快速脱下队服,盖在了我的脸上:“怎么哭得像小点一样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关于那天晚上的问题,我知道答案了。”我听见叶修摸烟的声音和打火机的摩擦声,“喜欢。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—— —— ——END—— —— ——

       #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评论(2)

热度(1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