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进击 利艾
#网王 柳切/凤宍/白谦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【all叶】一名队医的被虐经历

#1900+小甜饼一发完

#队医身份第一人称

#专业不对口但为了我cp什么都敢写预警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到苏黎世的第三天,领队病倒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接到这个消息时正在队医室里小憩,迷迷糊糊地拿起电话,不小心碰到了免提。“喂喂队医是吗,老叶也就是我们领队突然晕倒了,脸色特别差,我们现在在七楼的训练室——哎要个换地方吗?”好听但聒噪的男声从电话里传来,背景音杂乱一片,震得我耳朵发疼,接着好像是换了个人接电话,声音温和了不少,周围也安静下来,“麻烦队医拿着必要的东西,到领队的房间来一趟,越快越好,辛苦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的马上就到。”我用最快的速度套上大衣,摸起医药箱甩上门就往电梯冲,边跑边把叶修之前的身体检查单想了一遍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的房门虚掩着,我气喘吁吁地拉开门,被里面杵着的十几个人吓了一跳,原本宽敞的屋子看起来拥挤不堪,被围在中央的叶修盖着被子,额头上敷着一块白毛巾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能请各位出去一下吗?我给领队做个检查。”回想起被电话里那个话痨支配的恐惧,我抢先开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都出去吧。”床上的叶修咕哝一声,脸颊有点红,“都说了哥没事了啊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中国队的队员们鱼贯而出,我之前看过他们的资料,这时一一和真人对上了号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胸口别着队长牌子的喻文州笑容有点勉强,垂着眼道:“拜托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想说些什么的黄少天被喻文州捂住嘴拖走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模样最好看的周泽楷咬着下嘴唇没说话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人高马大的孙翔抱着胳膊,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:“我才不是关心他呢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五官奇特的王杰希长出一口气,转身时深深看了叶修一眼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带着眼镜显出几分老气的张新杰摸着腕上的表,似乎在计算时间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.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最后一个走的李轩看起来最正常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带上门,在床边的一个凳子上坐下,从医药箱里拿出温度计、血压计、听诊器等工具。“领队,这几天你的身体状态怎么样?晕倒前有什么感觉?”我迅速进入工作状态,开始进行检查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吸吸鼻子,慢慢回答了我的问题。或许因为常年抽烟,他的嗓音有点哑,配上习惯性拖长的句尾音,竟让我想起了猫叫。而那双微微下垂的眼睛更是别有风情,点点阳光落进他的眼底,仿佛一条闪着星光的长河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实在地说,做医生的这么多年,我接触过很多人,漂亮的帅气的绝不算少,但叶修这种气质的我第一次见,要形容的话,大概是——不自知的莫名吸引力?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问题不大,”我放下温度计,从医药箱里拿出两盒药,“初步判断是水土不服和睡眠不足引起的低烧,另外还有一些低血糖。这几天按时吃药,多喝白开水,还有注意饮食清淡、按时作息。等会我和其他人详细说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没事嘛。”叶修拿下额头上的白毛巾,脸颊还是红红的,但神情明显轻松了很多,嘴角带着笑意,“他们紧张得好像我得了绝症一样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话说领队和队员们的关系真好呢。”我把东西收回箱子,余光注意着叶修的表情。他抿抿嘴唇,同时目光恍惚了一下,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我看得真切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他把脸埋进枕头里说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从房间出来后,我简单向其他人说明了情况,又把一张记了注意事项的单子给了喻文州。大家集体松了口气,黄少天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,语速飞快。我想我知道电话那头的话痨是谁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哦对了,领队现在需要安静和休息,同时去照顾的人最好不超过两个。”我补充道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周围的气氛从诙谐愉快变成了剑拔弩张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苏沐橙拉着楚云秀退后一步,笑嘻嘻地歪歪脑袋:“先说明,我和云秀退出竞争啊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接着,李轩也默默退后一步,站到了圈子外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剩下的几个世界顶尖的职业选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像鼓着劲抢糖吃的小孩子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再看不出来什么我就是个傻子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之后,我按规定,去叶修的房间看了两次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第一次他睡着了。张新杰坐在床边切苹果,方锐趴在床的另一边盯着叶修的侧脸发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看着水果盘里放得整整齐齐、仿佛正在军训的小块果肉,和旁边一长串宽度均匀的鲜红果皮,我沉默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再看方锐,他还独自沉浸在观察叶修的快乐之中,甚至伸出一只手,隔空描画着叶修的嘴唇,隐隐有碰上去的趋势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:“......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第二次去的时候叶修在吃甜点,陪着的只有张佳乐一个人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Sprungli的乳酪杏仁和草莓水果塔?”我扫了眼叶修手里端着的精美蛋糕盒,和旁边桌子上堆起来的巧克力,“这家店味道很棒,但甜品摄入要适量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很有名的牌子吗?”叶修眨眨眼,咬下半颗草莓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一旁的张佳乐摸摸鼻子,语气里透着一股子不知道哪来的骄傲:“还算出名吧,没留神给老叶买多了。”

 

 

       “嗯,你嘴边沾着一点奶油。”我指指张佳乐的脸,好意提醒了一声。下一刻,这两人身形一僵,叶修别过脸,张佳乐抹着嘴脸红了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:“......”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再次见到叶修和他的......队员们是在餐厅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选手和工作人员的就餐地点是同一个场地,只是中间由透明的玻璃墙分开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被队员们围在中间,餐盘里的菜越来越高,都快掉下来了。后来有些人直接把菜喂进叶修嘴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中国队的气氛太过美好,引得其他国家的队伍纷纷侧目。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选手还端着盘子悄悄凑到了中国队的旁边,似乎是也对叶修产生了某种兴趣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嗯,领队的魅力,MAX。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感谢看到这里的你~比哈特~

 

评论(11)

热度(3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