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进击 利艾
#网王 柳切/凤宍/白谦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论老韩吃醋的套路[韩叶]

#1500+小甜饼一发完

#韩叶糖真好嗑

#OOC预警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的头发长了,特别是刘海,长度已经超过眉毛,有盖住眼睛的趋势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可每次拉叶修去理发店,他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拒绝,在那双闪着无辜光芒的下垂眼的衬托下,所有扯淡的理由似乎都变得合情合理起来。兴欣的一群叶吹纷纷败下阵,无奈下想出一个折中的方法——别刘海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最开始用的是一个简单的黑色卡子,露出额头的叶修多了几分稚嫩可爱,而且大家突然发现他的眉也生得这么好看。

 

       后来,追求创新的兴欣三美把黑卡子换成她们自己的发卡,从红色到蓝色,从蝴蝶结到小珍珠,一天一个,几乎不重样。叶修本人倒是毫不在意,但对其他人来说,观察叶修今天的样子已成了必不可少的生活情趣。

 

       有一次,叶修出门时忘了摘卡子,被路过的粉丝拍了照片传到微博上,无意间又为兴欣圈了一波颜粉。这个粉丝不知道,她无意间的举动成了后来事件的“导火索”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来兴欣的时候是上午八点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没有提前打招呼,和霸图无关,完全属于私人活动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在哪?”他抬高掩护用的棒球帽,习惯性皱眉的样子像个追债大佬,正好坐在前排的乔一帆怯生生地指了指二楼,一句“前辈还没起”硬是被吓得噎在嗓子里,等韩文清走远了,才想起来告诉陈果。

 

       在二楼,韩文清遇到刚起床的苏沐橙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韩队来找叶修呀?”弯成两湾月牙的眼睛笑意盈盈,苏沐橙没有多惊讶,反而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,“门在这边。”


       要说韩文清和叶修的关系,在荣耀这个圈子里可谓剪不断理还乱,十年的时间,很多旁观者看清了其中的纷扰,倒是两位当局者依然迷雾蒙面,让不少人有种皇上们不急太监们急的感觉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这么开心?”唐柔揉揉眼,和从楼梯上下来的苏沐橙打了个招呼,后者欢快地转了个圈,然后扑进了唐柔怀里,轻轻道:“没事,只是替叶修高兴。”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叶修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半了,他挠着刘海上挂着羽毛状发卡的头发,慢悠悠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嘿,老韩?”还处于迷糊状态的叶修一头毛发乱蓬蓬的,下垂眼半眯着,下巴上有一层青色的胡茬,打哈欠的样子像极了猫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别动。”韩文清两只手捉住叶修的发卡,操作惯键盘鼠标的灵活手指此时却有点不稳。叶修的发丝软软的,带着洗发水的薄荷香味,温热的鼻息轻轻地喷在韩文清手腕上,让他有点发痒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的距离很近,近到韩文清忍不住又瞥了一下叶秋的眼睫毛,却不小心撞进一双带笑的眼睛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房间的灯还没开,厚厚的帘子遮住了窗外的大把阳光,已经适应了黑暗的韩文清盯着叶修,盯着这个近在咫尺的人、这个和他经历十载风雨荣耀的人、这个他从梦里跨过山河来见的人,从心底涌上来的情感告诉他此时应该说一句很重要的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叶修。”韩文清把发卡攥紧在手里,张了张嘴,“你该剪头发了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唔。”门外传来丧心病狂的爽朗笑声,但是马上被打断,这些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,大家都知道,这个时候门外不知道趴了兴欣的几个人呢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噗嗤。”叶修也笑出声来,他身子前倾,把下巴靠在了韩文清的肩膀上,“所以,你大老远的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个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不。”行动力比语言能力更强的韩文清抱住他。

 

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嘴唇红肿的叶修和一脸清爽的韩文清出了房间,大家都是一副“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什么也不知道”的看戏表情。

 

       更令众人惊异的是,吃完早饭后,叶修竟然主动和韩文清去了理发店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哼,男人。”陈果撇撇嘴,心里在为以后看不到发卡叶而感到惋惜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韩文清当天晚上就回到了霸图,作为教练,队里还有训练需要他忙。忙碌的间隙,他摸出手机,打开微博,因为平日不热衷于这些东西,连头像都是默认,微博更是没发几条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想了想开始编辑几个月以来的第一条微博;“以后头发留短点,长发太勾人,只能我看@叶不修”

 

       停顿一会又删了点:“以后头发留短点,长发只能我看@叶不修”

 

       过了几秒后又按下删除键:“以后头发留短点@叶不修”

 

       发送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作者的恶趣味(不建议看):

       如果老韩去见叶叶的时候,叶叶正好几天没洗头,然后老韩拿下叶叶的发卡,摸着手上的油,对叶叶说:“你该洗头了。”哈哈哈哈哈哈我怕是疯了。


评论(13)

热度(2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