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近期被各种实验折磨
少有产出
取关请便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多年之后(黑苏)

#第一视角女性角色预警

#原创百合情节预警

#没医生经历但为了我cp什么都敢写预警

 

     (1)

       我第一次见到苏医生是在医院一楼的电梯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个清晨,我刚刚值完夜班,低血糖和睡眠不足使我有些精神恍惚,离开电梯时高跟鞋被夹缝拌了一下,身子向前倾倒的同时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 “小心。”一只手及时扶住我的胳膊,掌心带着微微的汗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。”我略显狼狈地直起身,模糊的视野渐渐清明起来。

  

        扶我的男人大概三十左右,带着一副细框的金丝眼镜,穿着价格不菲的休闲西装。他对我说“等一下”,然后从随身的牛皮包里拿出一颗奶糖。 
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他的眼睛太过清澈,眼神又自然得不得了,我当时竟不觉得一个精英模样的男人随身带糖有些奇怪,只是被这突来的善意打动了一下。

 

        “谢谢。”我又说了一遍,然后接过了那颗有点发软的大白兔奶糖。

 

      (2)  

  第二天中午,医院食堂。

        “眼科新来了个主治医生。”坐我对面的肖尧慢吞吞地拌着咖喱,含糊不清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  “嗯。”我抿了口排骨汤,抬眼看见一点咖喱酱沾在她的嘴角,便顺手给她擦掉,指节蹭到她柔软的皮肤,带着酱的湿热。

  肖尧瞪了我一眼,脸微微地红了。

  我咳嗽一声,将目光从肖尧脸上移开,正看到一个男人端着餐盘走过来,他穿着印字母的宽松T恤,休闲牛仔裤,看起来格外年轻。是昨天扶我的那个人。

 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过明显,肖尧也转过了头,她稍稍停顿道:“啊,苏医生。”

  男人礼貌地回以微笑,左边脸颊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,显出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  “好巧。”他的视线在我们俩身上打了个转,也不知是对谁说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(3)

  我和肖尧在市区边缘合租了一个小公寓,我们习惯把它叫做“家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“你猜苏医生坐的是什么车?”在回家的地铁上,肖尧没头没脑地问我这么一句。

    我注意到她用的动词是“坐”,而不是“开”,心里有点奇怪,但只当是她的口误,便随口报了一个有名的牌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错—”肖尧笑嘻嘻地挽住我的手臂,在一片嘈杂里凑近我的耳边,呼出的热气柔和地包住我的耳朵,“是出租车,还是同一辆。”

  我没问她为什么会在意这种小事,因为肖尧一直是一个敏感而感情充沛的女孩,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。

  几天后的傍晚,我真的在医院门口偶遇了苏医生。是单方面的偶遇,他并没有看见我。

  这时落日的颜色正漂亮,天边染着深浅不一的胭脂红,刚刚亮起的灯光被映衬得宛如萤火。一辆出租车停在街对面,车窗完全摇了下来,一个带黑墨镜的男人把胳膊搭在窗边,笑着叫了声“苏万”。

  苏医生打开车后门,上车的同时捏了一下男人的肩膀,两人好像又说了些什么,都“咯咯”地笑出了声。

  出租车慢慢发动,我这才发觉自己盯着的时间未免太久。

  车加速的时候,男人突然侧过脸,拉低的墨镜下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,目光仿佛实质化了一般,又冷又锋利,惊得我后背一凉,生生地打了个冷战。不过苏医生好像完全没注意到。

  就是这一瞬间,我嗅到了同类的味道。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(4)  

  中秋节那天临时加班,不能回家的我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。我们聊了很久,说的都是些琐碎零落的小事,最后,她问我,准备什么时候谈个恋爱。

  我沉默几秒,还是选择以工作太忙为理由搪塞过去,母亲在电话那头“嗯”了一声,也不知是否真的相信。

  挂了电话后,我感到很无力,又有些难过。

  慢慢抬起头,洗手间的镜子映出我苍白的脸和口红脱落的嘴唇,看起来非常糟糕。

        我和肖尧都尽量避免谈论彼此的家人,同样也避免在家人面前谈到彼此,直到现在,母亲都以为肖尧只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。

 
        从洗手间出来时,迎面碰见在打电话的苏医生,他两只手捧着手机,眼睛笑得眯起来,“那你路上小心点啊。”三十多岁的立派大人,语气却黏腻得像在撒娇,看见我后,不好意思似的吸了下鼻子,又点了点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灯光很亮,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有一抹银光,是从无名指上发出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有些事,不必多说,女人的直觉向来很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对他露出一个微笑,羡慕的、祝福的、或许还带着些嫉妒的微笑。

 

 

     (5)

       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和苏医生慢慢熟稔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  我的异性朋友不多,能让我基本卸下防备的更是少之又少,而苏医生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

        这段时间我心情不好,一是因为准备向父母坦白我的肖尧的关系,二是因为工作调动的一些破事。

 

      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和苏医生坐在人少的窗边,窗外的风蹭着玻璃呼啸而过,把几棵梧桐吹得“哗哗”地掉叶子,远处的楼房撑着灰蒙蒙的天,像是随时会崩塌倾倒。我心里觉得凄凉,习惯性地看向身旁,却忽然想起肖尧今天休假,于是更觉不痛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低头嚼着饭,眼睛盯着青菜叶子发呆,慢慢地,一块柠檬味的果糖滑进视野里,按着它的是苏医生白净修长的手。

 

        “据说甜的东西会让人心情愉快。”他努力睁大眼睛,以使自己看起来更有说服力,却不知用力过猛,导致额头上出现了几道皱纹。

 

        “这句话从眼科医生嘴里说出来,真是毫无信服力。”虽然这么说着,但我还是接了过来,塑料质感的糖纸让我回想起他送我的第一颗大白兔奶糖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会随身带着糖?”,我问。

 

        苏医生抿了下嘴,镜片后的睫毛服帖地垂了下来,表情既温柔又轻松:“因为他犯烟瘾的时候可以吃颗糖压一下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把柠檬果糖在掌心握紧,脸上浮现出一个感同身受的笑。这好像是我今天第一次露出笑容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(6)

         今日不悔,来日方长。

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 

碎碎念:写这篇的初衷是很想看成熟后的苏万,第一视角写得很愉快,但至于为什么会写到百合情节我真的不知道(大概是快弯了)

 

评论(2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