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最怕的是
写戏的人
把戏文当了真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【七夕贺文】黑苏

      苏万感觉自己的肚皮被一只脚轻轻蹭了下,接着脸颊贴上了几根凉凉的手指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带着几层重影的黑瞎子出现在视野里,用力地眨眨眼,黑瞎子的脸变得清楚起来:老男人嘴角啜着笑,下巴上有一层青色的碎胡茬,反光的墨镜倒映出一张呆愣愣的狗脸。

 

       嗯......卧槽狗脸!?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惊恐地翻身坐起,看向自己的身体:金色皮毛,身壮体肥,是只狗没跑了,而且好像是金毛。

 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被他突然的动作弄乐了,伸手在苏万的头顶揉了两把,劲儿还不小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大脑经过短暂的爆炸期后逐渐恢复正常,心大的苏万暂时接受了自己变成一条狗的事实,在黑瞎子给他递过一碗水的时候,还颇为顺从地喝了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啊,师傅早安。”略带鼻音的少年音从苏万身后的床上传来,尾音粘粘糊糊的,像熬稠了的小米粥。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一口水呛进鼻子里,对着空气连打了几个喷嚏。他妈的,黑瞎子又收徒弟还收到床上去了?心里颇不是滋味地朝后看去,结果正看见自己,准确说是成熟了不少的自己笑眯眯地抱着棉被,然后起身亲了一下黑瞎子的侧脸。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一爪子踢翻了水碗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两个小时后......

 

 

       聪明如苏万,已经弄明白了事情的脉络。他现在穿越到了2017年,这时候的苏万(以下称为大苏万)搬进了黑瞎子的四合院,正在享受大学的暑假,而穿越过来的苏万变成了他们养的金毛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大苏万的个头窜了起来,眉眼也长开了很多,在清秀的基础上更是多了几分英挺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吐着舌头,四爪着地地趴在风扇前,看大苏万拿着洗好的衣服去院子里晾。说实话,他不太敢相信眼前这个年轻的大男孩会是几年后的自己。要知道,苏万的家里有好几个保姆,平日的衣食住行都被人安排得妥妥帖帖,别说洗衣服晒衣服,就连洗衣机苏万都没摸过。而大苏万晾衣服的动作熟稔流畅,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但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可能是因为黑瞎子不在家,大苏万中午就抱着半个冰镇西瓜当午饭,苏万凑到他的腿边,用湿润的鼻头蹭西瓜皮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小金,新买的狗粮不好吃?”好吃你大爷,苏万欲哭无泪。狗粮闻着倒挺香,但味道实在不敢恭维,更糟糕的是,那暗褐色的小颗粒总让他联想到羊的排泄物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是因为天热胃口不好?”大苏万拿勺子挖下一口西瓜瓤,凑到苏万嘴边,后者爽快地一口吞下,倒把大苏万吓了一跳。

 

       凑合着吃完午饭,一人一狗倒躺在竹席上睡午觉。入秋了,穿堂的北风从窗子外刮进来,天气虽然还闷着,但已然凉爽了不少。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趴在离大苏万极近的地方,他注意到,大苏万的锁骨处有深深浅浅的暗红色痕迹,重叠交错,极其暧昧。因为狗的视力有限,苏万现在才发现,于是一下子红了脸,还好有一层毛盖着,看不出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原来师徒的终极是情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这一觉苏万睡得极其安稳,等睁开眼,身边已经空了,不远处的厨房里传来跑掉的小曲儿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嗅着炖排骨的香味小跑着过去,惊讶地看见大苏万穿了件哆来A梦的蓝色围裙,一手拿着锅铲,一手握着锅把,一个用力,菜在空里翻了个跟头,又全部落在了锅里。

 

       伴随着颠炒的声音,青椒炒肉丝的香味扑鼻而来,苏万的口水瞬间流了下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大苏万又洗净几个水萝卜,在苏万目瞪口呆的表情下,举起一柄泛着银光的大菜刀,只一个呼吸的时间,便手起刀落,把萝卜都切成了又细又密的白丝。

 

       震惊过后,苏万的心里泛起一股酸甜。他没想到自己会改变这么多,会为了老男人改变这么多。

 

       他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,骨子里带着被宠出来的天真和孩子气,连他妈都说,以后娶媳妇得找个能照顾他的人,也不知道看见他系着围裙做菜会作何感想。

 

       天色快擦黑的时候,黑瞎子回来了,这时大苏万正在厨房捣鼓最后一道糖醋里脊。

 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把一个东西藏在背后,轻手轻脚地钻进厨房,趁着大苏万切肉的功夫,在他的后脖颈上嘬了一口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哎,老不正经的,你干嘛?”大苏万脸皮一红,但没挣开黑瞎子放在他腰上的左手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给你带了礼物。”黑瞎子把右手伸到大苏万的身前,掌心向上一翻,一朵鲜红的玫瑰花出现,玫瑰插在一个、一个油亮的青椒上?

 

       “七夕快乐。”黑瞎子抱紧大苏万,两人的影子重叠在一起,被灯光拉得老长。

 

       那个插着玫瑰花的青椒“骨碌骨碌”地滚到地上,最后停在了苏万的爪子前。为什么感觉被硬塞了一口狗粮呢,苏万垂着头默默离开,顺便用后腿推上了厨房的门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苏万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时空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师傅?”苏万刚喃喃出声就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放在床上,身边是正在翘着二郎腿喝茶的黑瞎子,“这是,这是在干嘛?”

 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放下茶杯,一只手挑起苏万的下巴,带茧的拇指摩挲着他还没冒出胡子的下巴,“终于清醒了?”,长年抽烟的嗓子又沙又沉,低声说话的声音性感得不得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的脸连着脖子一起红了个透,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个状况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手快,现在你的嘴里就填着屎知道吗?”黑瞎子松开了手,开始给苏万解绳子,“你今天像被狗上身了一样,直奔着冲向厕所,差点把头插进马桶里边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苏万一愣,突然明白了穿越是双方面的。那条叫小金的金毛也穿越到了自己身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强烈的恶心感从喉咙传来,苏万忍不住干呕起来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#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 

#迟来的七夕贺文

评论(8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