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蘅之

近期被各种实验折磨
少有产出
取关请便









坑多杂食
慎关/慎关/慎关

#盗笔 瓶邪/黑苏
#银魂 银土/冲神/高桂
#全职 all叶/韩叶/宋莫/刘卢刘
#DYS 祥林/九辫/堂良堂/怀阳

笔下的cp永不毕业

一百座城市遇见一百个你(一)(银土/冲神/...)

#银土/冲神/高桂/万退

#各色人生的交叠

#架空/私设如山  

#He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是第一次进警局。

 

     “姑奶奶,”银时用拇指抹了下神乐脸上的血迹,又轻轻捏了捏她尚有婴儿肥的脸颊,语气无奈中带着份纵容,“下手注意轻重啊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神乐撇了下嘴,海蓝色的眼睛左右转了两圈,嘴里嘀咕了句“谁让他先对我不客气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立在一旁的一个年轻警察单手叩了两下桌子,似笑非笑地招呼银时进里面的房间签字,眼神却一直往神乐的团子头上飘。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心说这没发育的小丫头有什么好看的,但面上装作没看见,亲亲热热地递给年轻警察一块牛奶糖,顺便瞥了眼他胸口处挂着的烫金牌子——“一番队队长,冲田总悟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领着银时穿过一条长走廊,进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。办公室不算大,左手边是一张稍显杂乱的办公桌,右手边是个半旧的沙发,一台挂式风扇在头顶“呼哧呼哧”响个不停,唯一的亮色是窗台上的一株绿色植物。

 

       一个黑发男人从文件堆里抬起头,左手按了按蹙着的眉心,“坂田银时是吗?”又沙又哑的嗓音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银时慢悠悠地走近,同时他听见门被用力甩上的“嘭”的一声,和冲田慵懒的一句“副长,我去看看那个小丫头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办公室里没有多余的椅子,银时就站在男人旁边,听他讲警方对这起案子的处理。“中井,也就是涉嫌猥亵神乐小姐的犯人,已经被判刑事拘留,但由于...神乐小姐的自卫能力太强,中井现在还在医院接受治疗,恐怕过一段时间才能出院。这件案子吸引了部分记者的注意,他们想对神乐小姐做一个书面专访,不知道作为她的监护人,你的意见是什么?”

 

       “压下去。”银时吸吸鼻子,眼神从窗台上的绿色植物移到男人线条硬朗的侧脸上,“把这件事压下去,最好不要出现神乐这个名字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窗外的蝉鸣声突然大了起来,聒噪的鸣声与风扇的转动声混合在一起,震得人耳朵发疼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男人给银时递过一支钢笔,让他在单子的边角处签字。钢笔是墨蓝色的,银边的盖子上有轻微的磨损,看样子用了很久。接笔时,银时无意间碰到了男人的手指,发现他的皮肤温度滚烫。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熟练而潇洒地写下自己的名字,就像他在任何一场签售会上的签名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咳,坂田先生”男人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声音压得低低的,“我不久前读过你的新书,写得,嗯,很好。”一片摇曳的树影打在男人细碎的刘海上,阴影柔和了过于锋利的眉眼,竟生出几分年少羞涩的味道。

 

       银时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推到男人面前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能被警官先生夸奖,实数荣幸。”他脸上挂着笑,但赤色的眼睛像一片汪洋,看不出什么情绪,“正式介绍一下,在下坂田银时,专职作家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桂第一次见到高杉是在校长办公室。

 

       正处于叛逆期的高杉斜倚着墙,白衬衣的领口开了三颗扣子,裤腿也卷起了一截,露出一片带疤痕的锁骨和同样的脚踝。

 

       校长把桂拉到一边,再三嘱咐说高杉是靠关系进来的,你做班主任别太较真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桂心里的正义感翻涌了几下,但最终败在了校长反光的眼镜下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高杉同学你好,我是你的新班主任,也是国文老师。”桂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友好的微笑,“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高杉轻哼一声,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他耳垂上的银色耳钉反着太阳的光,刺了一下桂的眼睛。

 

       桂叹了口气,将怀里的讲义抱得更紧了些。

 

       当晚,桂给银时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

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想写一篇主角是不良少年的文章吗?我这里有个活的素材。”桂把手机开了免提扔在枕头上,给膝上一只叫“伊丽莎白”的胖猫顺毛,“相信我,这个人设绝对让你满意。”

 

 

 


  在“神乐”事件发生后不久,山崎执行了一次卧底任务,他伪装成一家CD店的店员,监视了对面一家芥麦面馆的老板娘一个月的时间。警方怀疑她与一个涉毒组织有关联,但这次卧底任务和之前大部分任务的结果一样——无果。

  那一个月里,CD店一直在放一个名为河上万齐的音乐人的歌,山崎相当喜欢歌曲的旋律和歌手独特的嗓音。任务结束后,他买下了店里正在售卖的河上的所有CD。

  此后,山崎像患了强迫症一样四处搜集河上的CD和周边,他也知道了河上是著名偶像寺门通的音乐制作人。

       那之后的两个星期左右,真选组警署管辖的地区发生了一起踩踏事件,有四个人受了轻伤。

       这本不是值得提到案头上的事情,可偏偏发生踩踏的地点,是寺门通的个人演唱会,很多媒体杂志对此做了报道,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难得积极一次,怎么偏是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。”真选组的例会结束后,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对留下来收拾文件的山崎说。

 

       山崎折文件的手一抖,语无伦次地胡乱解释了一通,生怕冲田看出他的小心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冲田虽瞧出几分蹊跷,但没往那方面想。总之烂摊子有人主动接手,也是件好事。

 

 ________TBC________

 

       #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       #这种写法第一次尝试,故事走向未定,大家有什么建议或感想请不要大意地砸过来吧。

 

评论(12)

热度(134)

  1. Bohea温蘅之 转载了此文字